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是谁让中国农村变得千疮百孔?

2018年01月21日 10:00   官网: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是谁让中国农村变得千疮百孔?,林更新:我觉得她这个帅这个方向是对的,因为我那个角色不能说不帅,但肯定不是酷酷的类型、看起来很威风的,她塑造成酷的是对的,尤其是一个女人她会让别人有这种反差的感觉,很好的。当然她到后面也逐渐在转变,后面小庄和她表白了之后,他也挺欢快的,把之前的形象放下了。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洪巧俊

  身为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的蒋高明先生,花了10年的时间在自己的家乡进行生态农业实践,想通过示范来影响周围的农民,但并不看好,要不他也不会如此说,中国农村的污染问题不但没有改观,反而越来越严重。由于普遍采取了违背自然规律的生产模式,同时城市垃圾大量进入农村,发达地区淘汰的产业在落后农村落地,因此,农村中出现了多种污染。这是蒋高明先生的《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中的一段话。(2015月10月11日澎湃新湖)

  《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首发在环保部主办的《环境教育》杂志上,他调查说了八个方面的问题:令人窒息的臭味,地下水不能喝了,害虫越杀越多,河流变成臭水沟,垃圾包围农村,得癌症的多了,勤劳未必能致富等。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桃花源记》中,隐于世外、自给自足的农村令人心生向往。我是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回望童年,农村的一切成了热土难离的代表。风吹着白云飘,家家相通,户户相连,玩的一身泥和田间捉泥鳅、小鱼虾的日子是最好的时光,爱的便是那里的淳朴和自然的景色。

  自古以来,中国便是一个农业国家。可以说,家乡在农村的人是占了大多数的,中国农村在某种程度上有种乡愁的色彩,美丽与哀愁,乡土的情怀总是最感人的。我还记得,之前有新闻报道过一组有美国飞虎队拍摄的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中国——民情风貌,水、天、土地……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只能引来无数人的叹息,照片中的情景是一去不复返了。

  最近关于李嘉诚的讨论是越来越热烈了,而一篇据说是李嘉诚公开回应质疑的文章里面,有一两句话颇让人感触:很多时候,我的选择,是因为我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不是因为我想进行这样的艰难选择。我也被时代的大潮裹挟到了香港,不是荣耀的移民,而是逃离的难民……很多时候我们在嘲讽和讥笑农村的滞后与粗鄙,可是也别忘了,如今千疮百孔的农村,也在时代经济的大潮中被裹挟着前进,跟着变化,虽然这变化是我们极不愿意看见的。

  这让我再次想起多年前写的《故乡,相见不如怀念》。在该文中我这样写道:

  空旷的田野是一片荒凉的景象,田地里长着的不是农作物,而是杂草,以前这个时候田野里是一片绿油油的红花草,拍这样的镜头,无疑是很美的。俗话说:“红花草不可少,那是庄稼的宝。”如今乡亲们为何不要这宝呢?

  在童年的记忆中,我们村庄是最美的,四面环水,河塘环绕村庄,河塘两岸绿树成荫,村里也到处是树,尤其是那一棵棵古老的樟树,不仅给村里带来了清香,而且驱赶蚊子等害虫。冬天使村里暖和,夏天使村里凉爽。老人们告诉我,村前的那棵樟树至少长了五百年,三个人也抱不过,至于村左边的那几棵樟树,也长了几百年。如今这些树都不见了。河塘不再环绕村庄,只靠村的左边有一条河塘,没有以前那么宽阔,水不再清清地流淌,是脏乎乎的一塘死水。

  于是我去了白塔河,那是我从小嬉戏玩耍的地方。我们在河中游泳、追逐、打水仗、摸猪草、捉鱼、捡螺蛳……河水清澈见底,看得见河草漂流、小鱼欢游、螺蛳悠动。那时的白塔河不但是我们嬉笑的地方,也是乡亲们解渴的地方,他们在田地劳作,渴了,掬一把水往嘴里……

  可当我越过大堤,走向白塔河,聆听不到白塔河的欢歌,看不到那河草、小鱼和螺,河面上是一片污浊;沙滩不见了,到处是坎坎洼洼的,高处是堆起的大鹅卵石,低处是一塘水,河中间是几台采沙机;白塔河是满目疮痍……

  回到村里,从外面看是一幢幢楼房,但那朝东朝西的朝向,显得杂乱无章,过去全村是只朝一个方向—东南。走进村子里,与外面的楼房却是鲜明的对比,村中的老屋是破旧不堪,有的连早廊也杂草丛生,草长得比人高,寂寞冷静,让人感觉一片凄凉……

  当要离开村庄时,我从车的窗口回望着这生我养我的地方,心中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失落感,那美好的记忆被所看到的现实冲得七零八落。

  现如今的农村并没有给人多好的印象,而以前的农村给人的印象是土里土气的,“我们说乡下人土气,虽则似乎带着几分藐视的意味,但这个土字却用得很好。土字的基本意义是指泥土。乡下人离不了泥土,因为在乡下住,种地是最普通的谋生办法。……”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一书开篇中就阐明了乡土对中国人的意义。作为一个对农村有着深厚的感情的人,我认为,在未体验经济大潮的席卷前,农村社会是“人治”的,有着祖辈所传下来的长幼尊卑顺序和一定的秩序的,自身所带的文化也是相对稳定的。他们对于农村的水、天、地带着一种敬畏,怀有一种对自然馈赠的感恩之情。

  另一个时代开始了,在追求现代化进程中,变化是最大的不变。而在这个过程中,在农村这个从来变化很少的社会中,所带来的转变是巨大的。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中国农村——令人窒息的臭味,地下水不能喝了,害虫越杀越多,河流变成臭水沟,垃圾包围农村,得癌症的多了,勤劳未必能致富等都是令人措不及防又不得不面对的。

  “在变迁中,习惯是适应的阻碍,经验等于顽固和落伍。顽固和落伍并非只是口头上的讥笑,而是生存机会上的威胁,这种社会离乡土性也远了。”乡土性离现代农村越来越远,为了经济与发展的需要,原本乡土农村中固有的东西不再受到重视,因为它不能再满足人们的需要,坚守老旧的那一套是没有意义的,水、天、地不再是人们的信仰。

  名实分离,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已成为我们的伤疤。这种对“土地和人民”的关注、乡土的纠结注定要让我们负重前行。早期的台湾新电影运动中,《童年往事》、《冬冬的假期》、《恋恋风尘》也是对巨变中的乡土农村一种反思与追问。三段式电影《儿子的大玩偶》,反映了台湾社会在现代化过程中的痛苦体验,“乡下人”与“现代”遽然遭遇时的历史创伤,象征性地体现于“乡下人”身体变形,也是对乡土农村变化的纠结。个人成长经验交融于社会变迁的整体氛围,让个人生活获得了历史性的再现,加之“眷村”、“矿区”、“小市镇”等乡土背景,更加的意味深长了。影像再现真实,在时代的大潮中,面对这样的境况,我们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呢?

  是谁让中国农村千疮百孔的?

  是我们自己。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耶路撒冷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在地理上位于犹大山地,介于地中海与死海之间,被誉为三大宗教的圣城。在这里,两对明星夫妻先是参观了耶路撒冷警署,接着,就是进入“老市场寻宝”环节,在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时,也体会着信仰圣地的威严与圣洁,爱情、婚姻仿佛在这里有着更深的意义。

  2016年8月8日,由资深实力派演员李诚儒亲自执导监制的喜剧电影《大导归来》在北京金海湖壹号酒店隆重举行媒体见面会,会上众星云集,星光熠熠。作为片中女一号的王姬则更是女神归来,惊艳亮相!

  如果说2015年是“小鲜肉”的天下,那么已快过半的2016年则注定是“小爷”的舞台,不论是年初票房口碑双丰收的电影《老炮儿》里自觉不可一世、狂霸拽出天际的富二代“小爷”小飞,还是眼下最火的校园青春网络剧《最好的我们》中阳光帅气又傲娇的理科学霸“小爷”余淮,总能迷住一大片粉丝为之疯狂呐喊,在众多“小爷”候选者当中,有这么一位顶着一张酷似陈坤的俊朗面容,却以多变的荧幕形象征服观众的演技派实力小生,他就是孟召重。

  (编译/Domino)演员中尾明庆的处女作小说《阳性》日前已确定于22日正式发行。花1年3个月时间写下的这篇长篇小说也受到了演艺界大前辈名世家秋刀鱼的推荐,并绝赞有趣希望大家都能来读。了解更多日娱资讯,请进入搜狐视频日剧频道

标签:是谁让中国农村变得千疮百孔?

责任编辑:苗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