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各国政府奇招催婚 应对“单身危机”

2018年01月21日 10:00   官网: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各国政府奇招催婚 应对“单身危机”,智利队是2015年美洲杯的东道主,凭借着主场的优势,这支球队终于获得了球队历史上第一座大赛的冠军奖杯。一年后的美国,智利队在决赛中再次面对阿根廷,面对着同样的对手,智利人写出了同样的剧本,让阿根廷的“复仇之战”彻底成为了一个笑话,球队也顺利的获得了百年美洲杯的冠军称号。

原标题:各国政府奇招催婚 应对“单身危机”

  韩国征“单身税”。(漫画)

  带“女友”照片回家。(漫画)

  征单身税、设相亲补贴、为约会埋单

  佳节临近,单身人士又面临一年一度的催婚逼婚戏码。父母失望的神情和亲朋好友的质询,“单身狗”们已经感到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如果你以为逼婚的压力只来自父母,而催婚的责任只在家庭那你就错了。

  面临“低生育陷阱”,尤其是东亚发达国家的政府面临汹涌的单身潮和低生育率,不得不对“单身狗”痛下狠手。用税收威逼、用奖金利诱,甚至亲自做媒,组织相亲,设专项拨款解决大龄青年的个人问题,政府可谓为“单身狗”们操碎了心。然而,单身人士面对这些威逼利诱似乎不会所动。

  对政府而言,和人口问题紧密相连的单身人士就是公害,也是一个艰难的课题。

  文字:陈周

  现象直击

  单身泛滥成灾 生育率“告急”

  结不结婚本来是个人选择,但结婚联系到生子,生育率则涉及到国家人口政策。在东亚和欧洲的发达国家,单身泛滥成灾,不结婚、不生子的单身人士使得国家的生育率陷入低谷。对政府来说,新生儿就是未来的纳税人,低生育率威胁国家未来,无怪乎政府视“单身狗”为眼中钉。

  日本社会福利系统或在老龄化的严酷现实下坍塌

  日本是目前世界上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事实上,由于新生婴儿严重不足,越来越多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被迫关门。日本自1970年以来,25岁至30岁的单身女子数量增加了3倍多。

  靠养老金生活的老年人数量到2025年预计将增加一倍。1974年之前,日本每位女性平均养育2个小孩,到2012年减少为1.41个小孩。同期,日本结婚登记数量从每千人9.1件降到5.3件。

  根据日本政府的一项调查,没有男友或女友的日本年轻人的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而且许多人不想交男女朋友。

  对政府而言,要为单身者做媒的愿望无法不强烈:因为如果没有足够数量的新生婴儿,日本早已颇为吃力的养老金和社会福利系统将在老龄化的严酷现实下坍塌。

  韩国连续13年列入“全球生育率超低”的行列

  2014年的最新统计数据称,韩国连续13年列入“全球生育率超低”的行列。若按去年韩国女性人均生育1.19个孩子计算,到2056年,韩国5000万人口将减少1000万,到2100年将减少3000万。到2750年,世界上就没有韩国了。

  按国际规定,总和生育率在2.08人以下为低出生率,1.5人以下为超低出生率,低于1.3人被称为“超超低出生率”。各方开始忧虑,韩国已经陷入“低生育陷阱”。

  新加坡人口出生率全球最低

  世界上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是新加坡,出生率只有0.8%。

  新加坡单身者估计有50万人,其中一部分人更未有约会,这让苦于生育率逐年降低的政府也感到心急。

  三大对策应对“单身陷阱”

  税收“威逼”

  韩单身收“单身税”

  俄丁克缴“无子女税”

  2015年韩主流媒体的头条几乎都被“年终结算改革方案”占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内容就是:“单身税”。

  韩新税制规定,年薪2000万到3000万韩元的未婚劳动者,需多缴20万韩元(约1100元人民币)的税金,这与去年韩国税改时提出的年薪5500万韩元以下不增税,相差很大。韩国的税改方案,旨在有效解决低生育率和老龄化等问题,原本就很少享有减税优惠的未婚人,却惨遭“税炮弹”躺枪,这让原本一心一意“相信政府的话”的单身职场人愤怒不已。

  事实上,所谓“单身税”实际上并非指单独设立“单身税”税目,而是指因未婚缘故,单身人士交税时不能享受一些税收减免政策,和有配偶的人相比,“实际”需要缴纳更多个人所得税。单身人士受到政府在财务上的差别对待,韩国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比利时,有一项购房津贴,填写报税表时,只要申报了购房贷款证明,就可以少交部分个人所得税。这个补贴制度最大的“受害者”是单身纳税人。由于房价被推高,单身纳税人买房时因没有配偶,只能得到买房福利的一半,因此他们面对的是更高房价和更少资金,愈加窘迫。一个单身者想在根特、安特卫普或者鲁汶这类大城市买房的话,几乎望尘莫及。

  在英国,单身者因购房、信用卡申请、医疗保健、退休和其他福利制度上的隐形歧视,一年支出要比已婚者多出5000英镑,单身独居一生的人要比已婚的人多花25万英镑。

  而在俄罗斯,丁克也需多缴税。自1987年起对不生孩子的“丁克”夫妇征收“无子女税”,税率高达月收入的6%。由于俄地广人稀,从前苏时代开始,政府就一直鼓励生育,将征收来的“无子女税”用于设立“母亲基金”,对生育二胎及更多婴儿的家庭提供补贴。

  政府“做媒”

  日本拨出催婚预算

  韩国组织全国相亲

  政府不仅利用税收杠杆逼婚,还亲自为“单身狗”牵线搭桥,当起月老红娘,可以说,相亲市场上出现更多的官方力量和政府行为。

  2014年,为改善男不婚、女不嫁的现象,日本当局把婚嫁视为“国家大事”。安倍政府在生育津贴里安插一笔“催婚费”,协助地方主办相亲活动。唯恐日本男女对这样的一笔预算有抗拒感,因而换了个名字,称为“地区少子化对策强化经费”。拨预算时,特别嘱咐地方行政部门要按地区民情,推动有效的相亲活动。

  如今,这种做法在日本各地日趋明显。日本千叶县为务农的单身青年们专门推出“田地相亲”活动,意在让单身女性看到务农男子在田间挥洒汗水的英姿,从而走近他们、了解他们。日本新干线列车还推出“相亲专列”,列车车头被涂成象征恋爱的粉红色,从秋田站出发到达田泽湖,往返需5个多小时,列车漫长的行进中,相亲者们每隔5到10分钟轮换座位进行自我介绍,返程回到秋田站后,还可以到酒店举办宴会。最近,日本政府甚至考虑解除婚姻介绍所在电视广告宣传的禁令,鼓励更多单身一族结婚生子。

  在韩国,全国相亲大会竟是由韩政府这个最不像媒人的媒人组织,政府对单身潮的焦虑可见一斑。在包办相亲习俗逐渐被抛弃的情况下,韩国保健福祉部2010年开始推广相亲大会。

  新加坡也不甘落后,扮演起红娘角色。由民间企业提供创意,进行一个长达1年的鼓励约会大型宣传,鼓励约会对象由20岁开始。近日,政府部门还借助社交发展网公开招标,希望通过企业的创意,策划特别约会活动。新加坡政府称,还将资助一些“为单身男女提供交流机会”项目,“你的约会政府埋单”,为速配成功男女约会开销提供80%的经费,还向国内适龄青年男女分发了一本如何约会的手册,以便让他们掌握“单身男女完美约会秘诀”。

  政策“利诱”

  韩补贴剩男

  俄设“怀孕日”

  近几年韩国的跨国婚姻数量猛增,原因在于韩国单身汉的增加、婚龄女性的短缺以及女性地位的提高。

  这些使得韩国想成家的男性愿望越来越难以满足。为了帮这些农村“剩男”解决个人问题,很多乡村政府会出钱资助本地人进行“婚姻旅游”,即到海外去找新娘,这种旅游的花费一般为1万美元。

  欧洲发达国家对付单身潮和低生育率的经验更丰富,主要手段就是物质奖励。

  德国近年给予新生婴儿的主要照顾人一年有薪产假,可以是父亲或母亲的其中一人。若母亲是主要照顾人,父亲也可额外获得两个月有薪陪产假。在这段期间,父母均能领取67%薪金。除了这些传统手段,各国政府为了催生也是“蛮拼的”,推出了一些奇招。

  丹麦就曾发布一则奖励公告:凡旅行期间成功怀上的宝宝,奖励3年免费尿片,呼吁丹麦夫妇们在旅行期间要多为国家“造人”。2012年,丹麦的一些幼儿园曾出台了一项特殊的举措,免费照顾孩子一晚,以便让他们的父母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有更多时间生小孩。

  俄罗斯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将每年9月12日设为“怀孕日”,这天所有已婚夫妇可以不用上班,在家专心“造人”。

  反响:

  政府急于求成

  被指多管闲事

  到目前为止,各国政府努力的结果收效甚微,“单身公害”在全球内都是一个棘手难题。韩国专家称,韩国人口生育率积重难返,很少有国家能在如此低的生育率下反弹回来。鼓励生育比控制生育更难,即使是税收调控也难对工薪阶层生育意愿带来实质性改变。韩国官员说,问题的关键是韩国太急于求成,许多城市年轻人不仅对政府安排的相亲感到不满,连朋友介绍的也无法让他们满意。

  新加坡政府努力催婚的举措更引起单身人士反弹。最近,一项“浪漫新加坡”政府组织约会活动尚未开始就招致一些“单身贵族”的抱怨,他们纷纷要求政府别“多管闲事”。据说,新加坡社会发展与体育部部长还亲自劝说30多岁的单身女性不要放弃希望,认为她们应该采取主动,向所倾心的男性表达爱意。但这位部长大人的一片好心却招致一些单身女性的不满。

  她们认为,政府在干涉市民的感情生活,并给新加坡主要报纸《海峡时报》写信表示抗议。2011年,李光耀与南洋理工大学一位27岁女博士对话,其间关心起这位“剩女”博士终身大事。新加坡网民却热议政府的官方“逼婚”不仅多管闲事而且“方向有问题”。

  网友抱怨称,新加坡政府在向人们谈论婚嫁课题时,经常以一堆冷冰冰的数字和报告呼吁大家赶快结婚生子。当国家把人们都只当成人口的一个数字,单身人士会比政府更务实:我们若结婚生子,牺牲事业和自由,为国家作贡献,我们能得到什么?”新加坡网民表示:“政府把原本是甜蜜的婚姻变成了一种讨价还价的交易。与其搞些拉郎配,还不如街头巷尾多营造一点浪漫气氛吧。”

  领略了房车,愉悦了精神,满足了胃口,体验了“醉氧”,在这个运动和健康至上的时代,你是不是想着要去虐下自己的身体呢?组委会早就为你想到了,专门属于阴山山脉的辉腾锡勒黄花沟和苏木山安排了徒步穿越赛。

  在邦德家,工作人员拍摄了四、五个小时,邦德全程配合。职业生涯,邦德曾五次闯入大型排名赛决赛,其中一次夺得冠军,五次决赛之旅全部都在上世纪90年代。“谈及自己的职业生涯,邦德更多是对自己的肯定,表示不能以年龄为界限。身为老球员,他并没考虑退休,相反,他还乐观地期待自己以后还有新的发展,”工作人员说。

  菲尔-米克尔森发挥稳健,前9洞当中他唯一的斩获是3号洞的一只小鸟球,打出35杆低于标准杆1杆的成绩。转场之后菲尔-米克尔森在13号洞以小鸟球开场,14号洞吞下柏忌之后,16号洞再度抓下小鸟球,17号洞以柏忌作结,后9洞打出31杆低于标准杆4杆,本轮打出70杆低于标准杆1杆,总成绩202杆低于标准杆11杆,单独排名第2位。

  来自《克利夫兰老实人报》的报道,有联盟消息人士透露,如果大卫-韦斯特不选择退役的话,那么骑士会是有意韦斯特的球队之一。早先,韦斯特没有执行其合同下赛季的球员选项,并因此成为了一名完全自由球员。而最近,有线报称,韦斯特事实上已经在考虑退役的问题了。上赛季,韦斯特在马刺效力,他共出战78场常规赛,场均能打18分钟,得到7.1分4个篮板1.8次助攻。

标签:各国政府奇招催婚 应对“单身危机”

责任编辑:田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