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孙红雷智商都放在了表演里 还有颗做电影制片的心

2018年01月22日 15:00   官网: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孙红雷智商都放在了表演里 还有颗做电影制片的心,1月8日,亚洲首档自然探索类纪实真人秀《跟着贝尔去冒险》迎来收官之期,探索队员张丹峰在贝尔的带领下,客服生态、心理等困难险阻,成功激发内心深处的探险家潜力。纵观首季节目,张丹峰的表现可圈可点,从初时的“探险小白”在贝尔与队员的扶持下,变得越发成熟冷静。在节目中,我们时常会看到他勇敢挑起任务的重担,更在队员崩溃时,给人带来安全感的画面。

原标题:智商都放在了表演里孙红雷还有颗做电影制片的心

  京华时报记者吴平摄

  图①:孙红雷模仿电视剧《上海滩》中的印度警察。图

  ②:为了赢张硬卧票孙,红雷假扮女性。青红供图

  在影视剧里,孙红雷多是酷酷的大哥派头,而在东方卫视的真人秀《极限挑战》里,孙红雷则是卖萌的逗比,频频表现出的低智商,实在让人着急。做客京华茶馆时,孙红雷彻底放下身段,畅谈一路走来的感悟。他说,《极限挑战》里,自己表现出来的智商并不真实,他的智商都用在了表演当中。

  综艺首秀

  “极限大傻”是故意而为

  《极限挑战》里,孙红雷献出了自己的真人秀首秀,他坦言是去玩的。“我想给观众提供一点我这个风格的娱乐,我身上缺少娱乐精神,想自我开发一下。”

  但在节目中,孙红雷被称为“极限三傻”的老大,低智商成了最大的嘈点,不断遭到黄磊、黄渤等搭档的取笑。虽然被赤裸裸地嘲笑,但孙红雷一点也不生气,他说节目中表现出来的智商不是真实的,只是为了节目好看,故意给自己打造的一个憨傻可爱的形象。“多少有故意的成分,我在生活中不喜欢争,但在创作中是一个极端努力、认真的人。《极限挑战》对我而言是生活,我很放松地跟大家一块玩,怎么开心怎么玩。我给自己在节目中的定位就是搞笑,能让观众看了开心、高兴,能美美地睡个觉,或者第二天能有个谈资,就是成功。”

  虽然是玩,但孙红雷却有陷入其中的时候。第二期“继承者”的竞争中,孙红雷为了求胜,偷走了张艺兴装金条的箱子,但只跑出二三十米,他就后悔了,“上车开到第一个红绿灯,正好赶上红灯,我就很难受了,想返回去,但导演说你的决定是对的,你得坚持住,这样节目会好看,要我顺势而为。红灯一直亮着,等待的过程我实在受不了,我说我一定要回去,导演又阻止我了一次,最后才支持我的决定。这是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和导演产生了分歧,也是他们惟一一次干涉了我。”但回去之后孙红雷发现张艺兴已经不在了,“最难受的是,我们好不容易要的那些吃的,他都没拿,我赶紧打他电话,打通电话了不接,再打就关机了。当时的心情很糟糕,我就不断安慰自己,这只是一个节目,不要这么难受,但是越来越难受。之前我想自己一个这么有经验有阅历的老演员,不相信有这种事情发生,抢了就抢了呗,节目不就是这样嘛,玩嘛,互相翻转,我抢完以后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心情。我这才知道什么叫真人秀,有秀,但大部分是真的,三七比例吧,三分是秀的成分,七分是真。”

  谍战风云

  剧本不超《潜伏》再爱也不接

  孙红雷最让人称道的作品还是《潜伏》,他在余则成身上表现出来的高智商与在综艺节目中表现出来的低智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孙红雷坦言,《潜伏》是一部特别烧脑的戏,“余则成每天都是活在焦虑当中的,他表面不能有什么表情,他的计划,都在动作当中完成的。演那个戏很累,很痛苦,因为要控制,不像《极限挑战》,可以释放,我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我想躺地上,我想玩,我想跳水,我想男扮女装(图②),都可以,很任性。但余则成不行,必须把他的严谨、逻辑性、智慧、智商表现出来。”

  对孙红雷在《潜伏》中的表演,有的人觉得是突破,有的人觉得就是面瘫的表演,没有难度。对此,孙红雷笑了笑,“有一种面瘫的确是面瘫,就在那儿耍酷,装帅,以不变应万变。余则成的表演都在心里,我在给学生们讲课的时候,永远在说,表演是生理反应。比如余则成得到翠平牺牲消息的时候,他马上就吐了。他不能崩溃,只能拼命地压抑自己,但生理反应是压不住的。一个人在过度悲伤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嚎哭,可能哭都哭不出来,但是他肝脏受不了,受不了直接的反应就是呕吐,我查了很多资料,那一场戏是那么处理的。”孙红雷说余则成演得太累了,“他的表演完全是生理反应,观众看这个人,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能感受到余则成情绪的变化。表演不能拿脸上的表情来衡量,简单的愤怒,流几滴眼泪,就是悲伤,完全没有那么简单。”

  《潜伏》之后,孙红雷几乎没有再碰谍战剧,他说是因为没有碰到更好的剧本,“之后有几部戏都找到我,叫什么名字不说,都别人去演了,跟《潜伏》都有点像,但我不愿意重复,我的任务是不断地换、变。目前还没有碰到超过《潜伏》的剧本,所以我就不接。不超过也行,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待谍战剧,别跟在《潜伏》的后面,照本宣科,必须得换个视角,换个观念来解读,我就可以再演。”孙红雷说,其实他一直对谍战剧特别感兴趣,“我喜欢在剧里面烧脑,很High,我不喜欢在生活里烧脑。”

  电影梦想

  演员当导演才是真挑战

  电影市场的繁荣让越来越多的演员开始跨界,当起了导演。孙红雷认为,出现这种风潮的原因是电影教育不太完善,培养不出过多的电影人才,而市场需求量又特别大。“如果真的有很多特别好的导演的话,相信他们不会自己导,真的是被逼的。像徐峥、赵薇我们都是好朋友,他们非常认真,人好得一塌糊涂。做演员多舒服啊,为什么要去做导演,弄一个剧本,到最后拍完见观众,得两年的时间,最少得一年半,演员你能拍多少戏啊。而且拍电影风险多大啊,很有可能你颗粒无收,还要赔钱。这些人要没有一个大的理想,没有坚强的毅力的话,绝对不会做导演。”在孙红雷看来,演员当导演才是极限挑战,“只有非常勇敢的人,很自信的人,能耐得住寂寞的人,而且不被钱打倒的人,才敢动手。”

  孙红雷说演员当导演还真要三思而后行,“大家都觉得是时尚,以为是抢钱去了,如果你能抢到钱,证明你真棒。别以为做导演是简单的事情,分分钟死翘,特别是演员,有时候还会把你毁掉了。电影就是导演的艺术,演员都是第二位的,你要不行,就全完了。无数人折在这上面了,你光看到了那些成功的,其实也就两三个,那些没成功的,你怎么不回头看看?相对而言,当演员要安全得多,旱涝保收,而且舒服得多,做导演的这些人,我很敬佩他们。”

  孙红雷说,除非遇到特别好的剧本,自己又有足够的热情和冲动,才会去当导演拍电影。现阶段,他更愿意当制作人,“我想做一些特别好的电影剧本,往市场输送,这是我的理想。我当个监制、总监制,或者出品人,支持特别好的年轻导演来拍,我想给中国电影注入一点新的动力。”

  重返舞台

  排练十天就上场开玩笑呢

  孙红雷在中戏读的是音乐剧专业。2000年,他凭借话剧《三毛钱歌剧》获得过中国戏剧的最高奖梅花奖。作为舞台剧演员起家,孙红雷的上一部话剧作品还是2010年的《四世同堂》,整整五年没有触碰话剧,他说经常会有心痒痒的时候。现在很多影视剧演员都计划着演回话剧,让自己的表演回回炉,孙红雷也有这个想法。

  “电影电视剧都是片断式的表演,可以剪切的,话剧表演不行,你上台那一秒开始,就不能间断,错就是错了,对就是对,观众不会说让你再来一次。话剧表演的连续性,和现场观众的直接交流,直接的反应,是别的演出方式不能比拟的。”孙红雷说,舞台表演时,下面也许是鸦雀无声的,也许有抽泣声,或者有爆笑,或者嘈杂无章,那些反应可以直接检验演员的表演。“现场观众的直接认可,是话剧演员最High的,就像演唱会,好几万人吹着哨子,喊着口号,鲜花掌声。直接的感受,表演的连续性,会锻炼你的表演能力、表演功底,你的能量到底有多少。我在寻找一个机会,我会回到舞台。”

  这些年,孙红雷也有过机会,“曾经有非常有名的话剧导演,也是我仰慕的导演,找我演一部外国的经典剧目,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他说红雷你给十天就能给你排完,我一愣,停顿了一下,他以为我嫌时间长了,说最短最短七天,你给我七天就行。那一瞬间我很难过的,我是完全舞台剧出身的演员,接受不了这个,就放弃了。可能到现在他都没有明白我为什么放弃,因为那个剧本我非常喜欢。”在孙红雷看来,要演话剧至少要排两个月,才能出东西,“哪怕排一个半月也行,不能告诉我十天啊!”

  回应戏霸

  耍大牌版戏霸我可不是

  孙红雷拍戏时较真,不好打交道,这种评价在圈内流传已久,甚至被冠以“戏霸”之名,他说,“我是比较苛求的戏霸,我承认。”在他看来,戏霸分两种,“一种是较真,苛求演出的效果,对导演、编剧、制片方,特别是观众负责任,对各方都负责任,这种戏霸是好的。还有一种是真戏霸,就是耍大牌,他的注意力不在创作上,是在生活上,刷存在感,每天到片场得先拍他,得一帮保镖跟着。其实根本没必要,也没人打你,没人杀你,带什么保镖啊。”孙红雷说一线演员里很少这样的真戏霸,“能做到一线,能被观众接受,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不过,孙红雷这几年也在尽量改变自己,学会了妥协,“以前会很直接,对别人的建议,能接受就接受,接受不了会硬来。现在大了慢慢懂得别人的难处,我会尽量为别人想。”不过他自认在同龄男人里,还不算成熟的,“比如《极限挑战》六兄弟里,我的内心是最幼稚的,比较单纯,我把所有的智商都投放在表演里、专业里了。我喜欢把一件事情做透,本来十分,有的人可能八分半就结束了,差不多行了,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一定要做到十分,甚至十一分,比较极端,可是生活中,我智商归零了。”

  在接戏上,孙红雷有自己的原则,“电影就是导演要有想法,无论你多年轻,你要有热情,要有才华。电视剧就是剧本好,没拍过的。不管做什么艺术品种,我希望做一些引领。”但引领肯定会有风险,有可能会很成功,有可能会默默无闻,比如孙红雷最近的《男人帮》就被骂得很惨。孙红雷笑言:“我的一些老影迷,支持了我十几年的,都对我的《男人帮》非常失望,集体表达静默,一个字都不说。还有人上微博骂我,说红雷你真的堕落了,不应该演这种角色。引领就是要付出代价,这是正常的。一个演员,如果你要想取悦所有人的话,就完蛋了。我不会去迎合观众。”

  婚姻感悟

  不是惊天动地才叫爱情

  去年10月,孙红雷与相恋六年的女友王骏迪在法国巴黎完婚,彼时孙红雷已经44岁。这么晚结婚,孙红雷说恰恰是因为责任:“不管是娶妻还是生子,都是巨大的责任,必须有思想准备,否则不仅是对你不负责任,最大的不负责任是对对方。我看过太多离婚的人,我不想。所以我结婚很晚。”

  孙红雷的老婆是唱歌剧的,也算半个圈内人,但两人却极少在公开场合秀恩爱。在孙红雷看来,幸福是不能拿出来秀的,不是惊天动地才叫爱情。“爱她就好好为她默默做些什么,真爱应该是淡淡的、历久弥香的、日积月累的,不是你一时拍脑袋,要爱得惊天地泣鬼神了。”孙红雷说在爱情的表达上他不喜欢高调的方式,“我认为爱情是一生一世,不是那种一时的疯狂,它是个很优雅的事情,静静的、淡淡的,留着雅香。”

  自述 

  我内心挺帅的,外形也帅。我对帅的理解是心帅:内心不够坚定,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好演员跟颜值没有关系,王宝强、黄渤、我,都是不错的演员,不过我的颜值比他们高很多(窃笑)。(记者许青红)

  “颜王”重颜值

  孙红雷确实很重视自己的颜值,从摄影师给他拍照片的过程可窥见一二。为了怕坐了以后衣服弄出褶子,拍摄间隙他宁愿长时间站着,也不肯坐。而当摄影师感觉拍他抽烟的状态比较有型时,孙红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现在禁烟是潮流,不能给大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出道这么多年的孙红雷,打理起自己的公众形象来,依然小心翼翼。

  作为脑王候选人之一的日本心算大师土屋宏明因对手缺席,这次他要挑战的是时间极限,土屋霸气宣称“自己就是我的对手”。蒋昌建问李宇春“数学成绩怎么样”,春春幽默回应“比化学差一点”,土屋宏明现场亲自教学,春春担心“正常的人类”难学上。

  10岁开始参加儿童剧演出,13岁登上百老汇舞台,这是出生在纽约市皇后区一个犹太家庭的杰西-艾森伯格的表演启蒙。2011年凭借《社交网络》获得第83届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一夜成名后,这个常常出演文艺气质角色,眼角下垂、出现在公众场合时常常一脸不安和迷惘的好莱坞小众演员迅速走入大众视野。

  《深夜食堂》接连曝光两岸三地数十位人气与实力兼具的演员加盟,顶级豪华阵容不禁令网友惊呼“召唤了半个娱乐圈”。除了“一路走来好像就是为了这个角色”的“老板”黄磊,该剧还集结了金士杰、恬妞、张国柱、唐群、姚安濂等老戏骨,海清、马苏、梁静、王迅、应采儿、杨谨华等实力派,赵又廷、陈意涵、张钧甯、戚薇等人气王,以及何炅、任贤齐、萧敬腾、吴昕等跨界偶像和刘昊然、胡冰卿、徐娇等鲜肉小花,可谓是星光璀璨,夺人眼球。超强IP加上如此顶级阵容,《深夜食堂》被无数网友评为“年度最期待的剧没有之一”。

  人美戏佳的付曼也希望自己可以通过一部又一部好的作品呈现给观众朋友们,并期待通过不断地努力,让越来越多的观众朋友们记住她所饰演的每一个角色。

标签:孙红雷智商都放在了表演里 还有颗做电影制片的心

责任编辑:罗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