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中青报:高校社团招新后为啥遭遇退社潮

2018年01月21日 15:00   官网: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中青报:高校社团招新后为啥遭遇退社潮,“圆我一个奥运梦”,是“张连伟杯”的口号,由怀着奥运梦想的张连伟在2005年首次提出。十几年过后,曾参加过“张连伟杯”的冯珊珊、林希妤、李昊桐都将代表中国出战2016里约奥运会,他们是“圆我一个奥运梦”的代表,也是高尔夫的追梦人。

原标题:高校社团招新后为啥遭遇退社潮

  既然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退社,这个现象的背后显然就不是个别社团的问题,而是集体的共同倾向。

  每年开学季是学生社团集中招新的黄金时期,一些高校将之称为“百团大战”。然而,“百团大战”的热闹背后,一些社团接连出现活动无人问津、会员流失的尴尬局面。“退社潮”让曾有“第二象牙塔”美誉的学生社团,在高校里愈发显得底气不足。(《中国青年报》10月24日)

  纳新后遭遇大量社员流失,对一个社团的确是糟糕的消息。调查显示,98.24%大学生表示在大一开学季曾加入过社团,其中61.14%已经退出社团。既然大多数学生选择退社,显然就不是个别社团的问题,而是集体的共同倾向。究其原因,还得从大学生加入社团的原因说起。

  其一,是兴趣型。不同于中学时高考压力下的约束,大学新生面对上百个社团的宣讲,其潜在兴趣更容易被激发,进而能彰显各自的个性。最容易吸引新生的是兴趣主导的社团,比如书法社、文学社、象棋社、轮滑社等文艺、体育类社团。一般来说,这类社团的社员关系更密切一些,即使离开了社团,因为共同兴趣,社员之间也能保持联系。

  其二,是功利型,这恰恰是不少观察者所忽略的因素。大学像是一个“微型社会”,是现实世界的投射和预演。既然如此,大学生加入社团,就难免有功利心。大学生的社团活动有许多现实利益。比如,很多学校把参与社团活动当成社会实践与校园实践的一项,社团成果写入个人履历,对读研或求职都大有裨益。

  我在读大学时,学校评定奖学金和保研测评不仅要看学习成绩,还要计算“德育学分”,其中大部分都要靠社团活动。活动、成果的等级不同,所获分数也不同。比如,出席一次社团讲座加0.1分,组织一次活动加1分,担任社团部长加2分,担任副社长加3.5分,担任社长加4分,如果是校级大社团,相应加分还会翻番。不少学生从入校之初便开始计算自己的得分、排名,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自然也就不在社团“浪费时间”了。这套量化评测标准或有利于管理、激励学生,但却是误人子弟的坏制度。

  还有不少学生加入社团是盲目的。他们并不明确自己的兴趣,也不清楚入社能有什么现实“好处”,可能看到身边人陆续加入各类社团,自己也就稀里糊涂地报名了。盲目加入社团后,也难以清晰定位自己在社团活动中的位置,或许某日突然心灰意懒,不再参加社团活动,时间一久就自动退社了。对于这种心理,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妥,毕竟,多数新生还在摸索新生活,多尝试,尝试后退出,这也无可厚非。

  基于这三种心理,学生入社后不久退出,也有各自的“道理”。兴趣主导者或因为社团活动不吸引人、创新不足而退社;功利主导者拿到“分数”就退社,正符合其本来目的;盲目型的学生可能因为忙碌,或也没什么具体理由便会退社。这绝不是大学校园的“怪现状”,要结合具体情况加以理解。

  对此,六盘水马拉松组委会透露,“这一牵手合作,无疑为双方都打造了更完美平台,这一的合作,也让双方组委会有更广阔空间,一起创造更完美比赛,大家都期待六盘水和夏威夷马拉松拥有更完美未来。”

  匈牙利(4-2-3-1):1-基拉利/2-隆格,23-尤哈斯,20-古兹米奇,3-科尔胡特/16-平特尔,6-艾莱克/14-洛夫伦契奇(82'18-施蒂贝尔),10-格拉(46'21-贝谢),7-茹扎克/9-绍洛伊(71'11-内梅特)

  从这事可以看出来,各个经纪公司的战略,有需要纠正和反省的地方。我们好像觉得自己很懂娱乐。娱乐是需要经常曝光的、是需要经常炒作的,需要博版面,我们甚至放点花边新闻,这都是各个经纪公司默认的方式。但他们却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第一需要花很多钱去维护很多关系。第二艺人还要强颜欢笑,去出席自己不愿意出席的活动。可是换句话,这个效果真的就有这么好吗?大家更多可能记住你这个人,可是记得你演过了什么吗?

  6月26日,2016年世界男排联赛第二档在萨斯卡通站进行到第二日,中国男排由杨立群暂代主教练,在F2组力拼三局以0-3(21-25、19-25、17-25)被零封,继布杰约维采站后惨遭加拿大在世联赛双杀,接应戴卿尧独得12分难救主;此后,韩国同样是以0-3不敌葡萄牙尴尬两连败。

标签:中青报:高校社团招新后为啥遭遇退社潮

责任编辑:织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