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天南》宣布停刊 互联网时代文学杂志更须转身

2018年02月20日 14:00   官网: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天南》宣布停刊 互联网时代文学杂志更须转身,“我觉得明天防守必须做得非常好,防守端希望改进的问题,希望遵循一些规则。富力无论对哪支球队都可以创造出很多机会,明天取得客场进球也是相当关键的因素。”斯托伊科维奇的球队在今天的比赛中不会死守。而在昨日的赛前适应场地训练中,对比赛非常重视的斯托伊科维奇甚至亲自上阵参与分组对抗。

原标题:互联网时代文学杂志更须转身

《天南》停刊了。就像球迷总是能够接受阿森纳在赛季末四大皆空一样,这个消息让人有少许失落,却不是那么令人吃惊。事实上,《天南》也早就不像创刊时那么引人注目了。那时候它的主题式操作曾经成功地撩拨起不少人的阅读期待,他们都在等着看《天南》下一期会搞出什么东西来。但现在,你会允许一本出刊周期越来越长的杂志吊你的胃口吗?双月刊或许还凑合,可是……季刊?拜托。

从双月刊变成季刊,这条轨迹已经隐含着投资者的不满。

《天南》对创刊初衷是这样描述的:“市场上缺乏一种可以提供深度阅读但又在视觉上赏心悦目的文学杂志。《天南》的创刊旨在填补这一空白,探索文学杂志的新观念和新形式,重塑这个时代的文学阅读体验。”有个生态学名词叫生境,每个种群都必须找到适合它们的生境才能生存下来,而此后它们就占据了那个特定的生境。“一种可以提供深度阅读但又在视觉上赏心悦目的文学杂志”就是一种生境,但这个生境究竟是温暖湿润适合众多生物孳息的沼泽,还是酷热干燥的生命绝境?《天南》的遭遇暗示我们,这种“高大上”的文学杂志或许本来就是一种虚构的动物。

《天南》最早的团队成员阿乙曾说,这是“少数人办给少数人看的杂志”。按照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计算,只有“少数人”帮衬的《天南》也能津津有味地活下来。

人们都去哪儿了呢?和近一两年来关于传统媒体的大部分问题的答案一样,你必须得考虑到一个东西:互联网。用两个月甚至一个季度的时间去等待一本厚达两百多页的杂志,这个情形已经变得和要靠翻电话黄页来寻找号码一样不可想象了。且不去谈互联网,就是杂志业本身,近几年来能够在市场上取得部分成功的无一例外地都打上了深刻的互联网烙印。一份杂志中几张图片一篇报道都可以支撑一个产品。

新闻类杂志火过一阵,时尚类杂志火过一阵,虽然离所谓的杂志时代差得远,可是文学类杂志终究没有火的机会。多少人说要做中国的《纽约客》,可他们还没来得及等有钱有闲有知识的中产阶级分泌出阅读需求,整座大山已经坍塌了。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来得太晚?

  21岁的金时沅在赛事第二轮中创造了球场最低杆数记录:60杆,其实最后一洞原本有机会靠一记50英尺的小鸟推达到59杆的,可惜未果。金时沅的胜利背后是强大的临场表现,而非灵光乍现,他的发球台-果岭的表现达到了+15.371,排在全场第一。使用了8.5°的TaylorMadeM1460一号木的他在开球精准度上排到了第6位,达到了73.21%,他还以369码的距离创造了本届赛事第六远的开球。TaylorMadeM1有着仅10克重的轻质碳素合金冠部,底部有着二个滑动的重量块,可以从跟部滑到趾部,也可以从前面滑到后面。总共25克的综合分量使得球员可以根据重量块的位置来调整杆面角度和开球角度。

  4个失球确实也体现了后防线的孱弱,不过这是整个防守体系的问题,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中卫的经验不足;中场球员科奎林和埃尔内尼保护性不足;更重要的是:以传控打法著称的阿森纳控球率49%,传球成功率79%,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控制不住皮球,只能被压迫式快速推进的克洛普大军得手。最后,一直心理素质明显偏软的阿森纳,偶发性发懵,经常会遭受大比分的落败。

  张君龙是一个重感情的山东汉子,老师们的恩情让他终身难忘。每逢节日,张君龙都会给老师们送上真挚的祝福;在取得比赛胜利后,张君龙也会第一时间和恩师们分享自己的胜利喜悦。谈及曾经指导过自己的恩师,张君龙感言:“我很幸运,能在拳击生涯中遇到这么多优秀的老师,给我最好的指导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关怀。尽管训练很艰苦,但一想到老师们对我的好,心中就会有一种幸福感。过去我用金牌和奖杯回报我的恩师,现在我的拳王金腰带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今年夏天,杰克离开了篮网,而林书豪替代了他的位置。当篮网签下林书豪的时候,杰克曾发了一条“哈哈哈哈”的推特,当时有人认为 这是杰克不满篮网,嘲讽林书豪。不过近日接受采访时,杰克澄清说,“很明显篮网和我已经分道扬镳了,所以他们必须要签下其他人,”杰克说,“所以让我们这么说吧,他们要是签下了迈克-康利的话,我发了哈哈哈的推特”。这是否还会引发一些喧闹呢?他们告诉我们的关于推特的一点就是要写的具体,但是人们当时称我是种族主义者什么的,我的反应是,你们真的相信这些?这很疯狂。请不要将这解读成一件愚蠢的事情,我猜当时是时机不太好。”

标签:《天南》宣布停刊 互联网时代文学杂志更须转身

责任编辑:张智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