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江紫豪:简述积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运用

2018年02月24日 14:00   官网: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江紫豪:简述积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运用,什么叫德艺双馨?是要有专业的职业技能,同时有一个责任和良心。不是说我受了多少苦。你还拿了多少钱呢。你那是为了钱受的苦,为钱不睡觉、为钱才每天吹漫天黄沙遍地冷风。

  原标题:简述积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运用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调解的过程其实就是当事人之间心理博弈的过程。无论当事人对案件的诉求、评价,还是对结果的确认等等,都是一种心理活动的产物。 所以,对于主导案件调解的调解员而言,掌握一些必要的心理学知识会给案件的处理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

  目前,大多数人所了解的心理学都是消极心理学,其研究对象都是“问题”,比如“焦虑症”“忧郁症”等,然后研究怎样去治疗。消极心理学运用到案件的处理中,也是从“问题入手”来开展工作。比如我们关注案件的“焦点问题”,看到当事人“不合理的诉求”,然后用心理学的相关应用技术改变当事人的错误认知,这就是消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运用。

  而积极心理学的研究对象是“积极因素”,重点放在人自身的积极因素方面,主张以人固有的实际的潜在的具有建设性的力量和善德为出发点,提倡用一种积极的眼光来对人的许多心理现象(包括心理问题)做出新的解读,从而激发人内在的积极力量和优秀品质。它的主要任务是挖掘人性积极面或从消极因素中发现积极因素并加以利用。

  积极心理学与消极心理学在调解中是一种彼此互补和不可取代的地位。缘于积极心理学起步比较晚,所以还不为很多人所熟知(它的研究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后美国心理学家马丁 ? 赛利格曼(Martin Seligman)于2000年在《美国心理学家》(American Psychologist)上发表《积极心理学导论》一文,才标志着积极心理学的诞生)。但是它的“积极效应和建设性功能”却是卓越的,所以,研究积极心理学在案件调解中的运用很有现实意义和实用价值。

  下面简单介绍积极心理学在案件调解中的几种运用

  一、用积极心理学价值取向对案件的积极评估

  我们在调解案件时,通常会对整个案件或某个焦点问题进行“风险评估”,其评估取向是“消极结果”,也就是你怎么做或不怎么做会带来什么样的不良后果或损失。比如以离婚案件为例:“如果你不同意离婚,对方可能会对你实施家庭暴力或得不到财产的补偿”。这种评估是叫消极评估,此评估促成的成功是消极结果,当事人是无奈的被迫接受,事后有一定的隐患。

  而积极评估就是你怎么做或不怎么做会对你带来什么好处。还拿离婚案件为例,其实就是消极的反说,比如“如果你同意离婚,你就会得到解脱,早点获得自由,能尽早的规划今后的人生,得到更多的机会成本”,积极评估和消极评估的区别是思维方式的不同和诱导动力取向的不同。

  积极评估,当事人感受到的是“收益”,这不仅更容易促使调解成功,而且带给当事人的是积极的心态,有利于事后的心理建设。当然,我不是讲案件的处理中只能用积极评估而不能用消极评估,只是想介绍积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运用和价值。有些案件中适宜单纯用积极评估或消极评估,有的案件需要两种评估同时使用效果更佳。

  二、用积极心理学原理激发当事人内在的积极力量和优秀品质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善的一面和恶的一面,挖掘人性中的善念,这是积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核心价值。在利益面前,很多人的“善”和“良知”会被屏蔽掉,甚至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此时调解员挖掘和激发当事人内在的善念,唤醒良知,是打破僵局的最具建设性的方法。

  2016年10月,我调解了一宗特殊的离婚案,女方是原告,男方患有严重的尿毒症,在与女方单独会谈中,女方很直白的说,她不想就这样一辈子受活寡,所以要求离婚。同时要求平均分割婚后共同财产(房产),并要求男方一次性支付孩子的抚养费18万元。在与被告单独交流时,被告情绪激动并带伤感的说,自己的病情比较严重,要定期做血液透析,花费很大,经济上非常困难,此时妻子提出离婚让他很伤心,所以他坚决表示,既然妻子已经无情无义,他同意离婚,否则会更伤心和不利于疾病的治疗。不过在房产分割和孩子抚养费的给付上存在很大的争议。男方表示,房产是他爸爸的全资和为了他与原告结婚而购买,虽然产权在双方的名下,但是既然离婚,房子应该归被告一个人所有,另外表示无力一次性支付孩子的抚养费。在询问女方为何一定要男方一次性支付抚养费时,原告解释说,尿毒症是不可逆的重症疾病,男方将来肯定无力支付孩子的抚养费。听完原告的解释,我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说真的,调解这个案件时,我的心情很沉重。虽然原告提出离婚有甩包袱的嫌疑,但是原告的离婚诉求并无法律上的不当,一方面是原告的离婚自由权,一方面是被告的客观困难;一方面是原告合法的财产请求权,另一方面是被告基于情理的诉求。法律、情理、道德、责任……所有的所有在我脑海里纠缠打架,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被告的心理伤痛的事实和今后生活的艰难是毋庸置疑的,被告的弱势地位是明显的,夫妻间相互扶助的义务需要得到体现,被告需要得到更多的帮助。

  但是怎样才能使案件的处理合情合理又合法,并且尽量的和平解决问题呢?在与被告就房屋所有权问题进行法律上的解释以后,我以积极心理学的价值取向重点对原告进行了深度心理交流,目标就是激发原告内心的善念和优秀品质。通过运用心理咨询的情景再现技术,原告在放松状态下,眼前再现了与被告曾经相爱的经历和美好……我们像朋友一样讨论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价值,唤醒了原告被自我利益屏蔽的善性。过程中,随着我的催眠指令,当原告想象到被告10年后20年后……的生活困境及孤独无助的情景时,原告流下了同情和愧疚的眼泪……一切都在不言中,无需我的建议,原告主动放弃了大部分财产而且一个人全部承担了孩子的抚养费。

  “善”是人的高层次的精神需求,当事人一旦被激发出这种需求,就会有很大的成就感、获得感和满足感,很多问题就会得到化解,案件的调整空间就会很大,而且其结果是最具建设性和积极性的。

  三、用积极心理学的眼光,从消极因素中发现积极因素。

  在案件的调解中,当事人之间经常会彼此攻击并导致矛盾的激化,此时如果我们仅仅是用消极的视角,看到的是双方的错误,然后提出批评和改正的建议,通常不会有真正的建设性效果,因为彼此的攻击或伤害,不会因为调解员的批评或指正而变成“事实的不存在”。既然消极因素消极情绪仍然存在,那么对抗、冲突必然还存在。

  积极的方法是从消极因素中发现积极因素,用积极因素抵消或削减消极因素,甚至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变负能量为正能量。这样,案件的处理会容易很多且具建设性。

  说一个简单的案例:老公因为夫妻矛盾,不止一次在家里摔东西,妻子对老公的粗暴行为非常生气,说没有安全感,非离婚不可,而老公坚决不同意离婚。调解中,我用积极心理学思维思忖着案件中的积极资源在哪里?被告粗暴行为的背后有没有积极因素?我试着与原告一起分析说:“被告摔东西肯定是不好,但是你能否与我一起分析一下你老公为什么摔东西呢?”原告说,他脾气坏呗。我点头肯定的说,没错,他脾气坏,但是还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值得我们解析。第一,他摔东西是他的不对,但一定是有原因的;第二,他摔东西其实证明他还是爱你,因为如果他真的不爱你了,他就会直接摔你人了,可能是什么原因伤到了他,他要向你表明态度,他舍不得打你人,所以就摔东西了”。然后我转向被告征询意见,被告马上接茬说,老师说的太对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每次发生争执时,我老婆从来听不进去我一句话,吵架又吵不过她,所以我很难过,所以就要发脾气,我又舍不得打她,所以就摔东西了。哦,原来摔东西是爱老婆。尽管解释有一些牵强,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原告还是欣然接受了。

  从哲学的思辨方法看,任何事物都是具有两面性的,也就是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只要我们善于从案件中发掘积极因素并加以整合利用,一定会给调解带来很大的积极作用。

  作者:西湖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 江紫豪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日前,胡歌接受香港TVB的一段采访视频曝光,在谈及曾登顶“全球最美五十人”榜首时,胡歌谦虚表示名不符实,他称:“我觉得各种对我的好的评论,不是针对我胡歌的,而是针对我的角色,角色的成功才有胡歌的成功。”

  马加特表示,本场比赛又是在周末比赛后很短时间进行,但是球队在这几天的训练表现不错,希望有一场好的结果,对方的防守不错,“但是我们锋线上有新的引援,现在配合还不默契,需要在训练中解决,因此对我们来讲明天的比赛时一场艰苦的比赛。当然明天的比赛时两位新援的主场首秀,佩莱会首发,西塞由于体能等原因会先坐在板凳上。”

  在直播中,老马就一直没歇着,不是在热身,就是在训练,要不就是对小马细心纠正训练动作,是一刻都不敢松懈。在之前的全民TV的直播中他也表示,如果儿子将来有机会征战NBA,他会很支持他的选择。

  女子方面:二号种子选手——北京壹壹贰叁青少年网球俱乐部运动员王曦雨7-5、6-0战胜杨一迪【5】成功挺进女单总决赛!比赛伊始,双方互不相让,杨一迪一路领先,比分来到5-4,王曦雨抓住对方的心理波动,稳扎稳打。在连胜9局后,最终第二盘以6-0横扫对手。

标签:江紫豪:简述积极心理学在调解中的运用

责任编辑:王威华